大乐透拖胆选计算器|大乐透11152|

医学教育网

切换栏目
当前位置:医学教育网  > 信息综合 > 医学网论坛 > 正文 RSS | 地图 | 最新

天堂的蓝月亮--[灌水乐园]

2005-09-10 16:28  来源:医学教育网    打印 | 收藏 |
字号

| |

  天堂的蓝月亮

  有多少人会打开窗

  有多少人痴痴地望

  那么蓝的月亮

  遥远的月亮 月亮

  -高晓松

  她就葬在小屋背面的山坡上,从窗子望去,隐约可以看见,几?#20040;?#26575;树簇拥着她,保护她,面前稀稀疏疏地长了几株小草,零星的带着几朵野花。

  他习惯了每天从窗子眺望她,看看她坟前是不?#20999;?#28155;了花和草,大柏树对她好不好。他总担心她会寂寞,尽管这山坡上不只有她一个,但他却知?#28010;?#20250;寂寞。

  近来他总觉得这屋子空荡荡冷清清,虽然没有以前他一个人住时那么零乱。屋里所有的一切跟她离去前没什么两样,还是她原先布置的,除了每天他从山上采来些花草插放在床头那个蓝色的花瓶?#26657;?#20182;总想应该给这屋子点生气,但随着秋天的临近,连最懂人情的花草也会渐渐凋零。他巴不得远远地离开这屋子,离开冷清,孤独?#22270;?#23518;,?#27426;?#22240;为爱,他怎么?#37319;?#19981;得,舍不得窗子外面的她,舍不得和她一起的日子。他习惯了每天看她,因为他知道她也看着?#32422;骸?#20182;不想让她失望,因为他不想让?#32422;?#22833;望。

  他一直都在恨?#32422;海?#24680;?#32422;?#23545;她不够细?#27169;?#38271;这么大还是一个马大哈。起初她说喉咙痛,他以为是发炎,?#32422;?#29255;消?#23383;?#30171;的药就可以了。但吃了好久不见有好的迹象,而?#20197;?#26469;越厉害。他开?#25216;?#20102;,丢下手里的活,硬要把她往医院。她总是不肯,说是再吃点药就会没事的,她知?#28010;?#27599;个月也赚不了多少钱,去一趟医院无异于抽干她的血,但她又怎么知道,对她,即使真的抽干他的血又有什么不可以,他愿意为她付出,哪怕是?#32422;?#30340;生命。后?#20174;?#31561;了几天,他发现她真的不行了,不顾她的执拗,强行将她抱起,带上去医院的汽车。

  在病房外面,医生摇摇头,带着哀伤的表情,郑重地告诉他:“你夫人得的?#21069;?#30151;,而且是晚期。”他顿时懵了,简直不敢去相信?#32422;?#30340;耳朵。他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站了会儿。他知道医生的话应该是对的,但还是想不敢去相信,他想听见医生说不是的不是的。他抓住医生的胳膊,不住地追问:“是不是你们弄错了?是不是你们弄错了?-?#27426;?#26159;的??#27426;?#26159;的。”没错,?#21069;?#30151;。“医生说完,拿开他紧抓的手,带着惭愧就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像?#23601;罰?#20687;没有生命的物体。如果说开始他的心是被猛烈的?#19981;?#20102;一下,而现在这种痛迅速的像魔鬼的藤蔓开来,顿时觉得医院开始在旋转,双腿软得没了力气拔动,只能供他立在那里。

  “医生怎么说的??#34987;?#21040;病房里,她艰难地问他。他伸手倒了杯水递道她面前,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就像抓着整个世界。“喝口水吧。”她没有伸过手去接,更没有意识要去喝那杯水,只是静静地看了看杯中晃动的水,又转过脸静静地注视他。“告诉?#37326;傘?失去有时候比拥有更可贵。”他使劲想逃离她温柔地逼视,但又像被什么给紧紧的粘住了。他无可选择地看着她,从她的眼眸里,他看到可?#32422;海?#28218;小,无力,完全失去了挤起一丝笑意的能力。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企图让胸膛挺起来,以为这样会让?#32422;?#26356;有勇气。他抿抿嘴唇,用舌头在嘴里?#28814;齏教?#28287;了,?#25285;骸?#21307;生说?#21069;!?#20182;努力把声音往下压,尽管他现在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似乎这声音是说在喉咙里的。

  她的表情似乎有些黯淡,而眼睛里依旧温柔。她凝视着他,似乎一直以来都还没把他看个够。病房里静?#37027;?#30340;,像死一般的寂静,似乎有什么就要降临,一切变得神圣,又让人恐惧,让人心慌。

  “把窗户打开吧。”她接过他手中的水,喝了一口,笑着说。

  他转过身,默默地把窗帘拉起,轻轻地推开窗户。风?#20498;?#20182;的眉?#36965;?#22909;象也湿了。

  她问他:“有月亮吗?”

  他?#25285;骸?#27809;有。”

  最后一根烟终于汤着了手,他赶紧丢掉手中的烟头,站了起来,抖掉身上的烟?#36965;?#23601;听见有人来敲门。

  “谁啊?”

  “是?#36965;?#23567;丽。”门外的人说。

  小丽是他的邻居,两家一直都互有来往,?#32423;?#20250;互送点?#32422;?#20570;的 “特产?#20445;?#25110;一起聚餐。但后来小丽和她老公开始闹起了别扭,争吵发展到了最后的离婚,他们就很少和小丽家聚餐了。但现在小丽只有一个人了,所以就常到他们家做客。她曾对小丽说最好还是找一个,以后好过日子。小丽却没说什么,只是说现在还不想。在她病重期间,小丽一直在照顾她。她们谈得很?#23545;担?#23601;像上辈子认识似的,或许是姐妹。有一次,他看见她们正静静地谈着,似乎很安详,他以为她又在劝小丽要再找个?#20598;摇?#20182;看见她的表情显得那么意味深长。小丽对她的照顾,也大大地减少了他很多的不便,应该说他是很?#23633;?#23567;丽的。

  “出来走走吗?今晚的月色不错。”小丽淡淡地说。

  “?#26657;?#20320;等等,我换件衣服。”

  长长的街道无端地向前伸去,两旁并排着的街?#22369;?#24930;的向他们身后拖去。湍流的车辆唰唰而过,?#20102;?#30340;霓虹,大声?#26032;?#30340;商店,拥挤的人流。

  这是他们走得最多的一条街。每当他走在街上,总会想起和她一起的日子。月亮偷偷地跟着他们俩,痴痴地笑着,好象原本就是属于他们的。月亮曾见证着他搂着她的腰,从街道的这头走到那头,然后再折回来,从那头走到这头。他曾牵着她的手逛遍每一?#19994;輳?#21364;什么也没买。他清楚地记得是在哪一根路灯下第一次吻她-背东向西数靠右走第三十九根。他们的唇粘在一起,像有某?#25191;?#21147;将他们的唇吸到了一起,怎么分也分不开。他们的唇不停的,甚至是贪婪地蠕动着,吸吮着,被一股火烧得火辣辣的。他们的舌纠缠在一起,在彼此的口腔里不停的搅拌。

  几个星期前,也是在这街上,她问他:“你说这月亮是什么颜色的?”

  他楞了楞。他知道她要的答案不会?#21069;?#33394;或黄色,但他实在说不出月亮会是什么颜色的。

  她突然停住脚步,深情地凝望着他,?#25285;骸?#34013;色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摇了摇头。

  “因为爱。”

  他和小丽隔着两个拳头的距离并排走着。他们极少说话,或者说是他很主动和小丽说话,大多是小丽问他答。更多的时候,他总太起头看月亮,看看蓝色的月亮。

  那夜,他和小丽从街的这头走到街的那头,然后折回来,从那头走到这头,就像他和她一样,不停地走着,?#27426;?#27605;竟小丽不是她,他是多么希望他身边的人是她,甚至?#23383;?#22320;期盼在对面走来的人群中会突然出现她寻找他慌张地寻找?#32422;?#30340;身?#21834;?/P>

  他和小丽就这样走着,直到街灯都灭了。而小丽似乎是无辜的。

  第二天他起来的时候,朝窗外向山坡上望去。天色已经很晚了,小小的墓碑带着长长的影子向东远远地拉去。余?#36234;?#33394;的,温柔地落在她的身上,爱抚着她的每一寸肌肤,也亲昵着她周围的小花小草,在老柏树上毫不吝啬的镀上了一层金。还有鸟儿从山坡的那边飞过来,也有从这边飞到山坡那边去的。它们好象落在枝头,也栖在她的身上。他想鸟儿们是喜欢停在她身上的,因为她?#26087;?#23601;是一位招人喜爱的姑娘。

  小丽过来了,手里提着晚餐,推开虚掩着的门,看见他站在窗边,也就知趣地不作声,走到厨房里去了。她尽可能小心翼翼地拿动盘碗,怕?#30446;?#30896;碰的声音会打扰到他。看着他站在窗边向远处眺望的样子,让她?#35748;?#27426;又伤?#23567;?#22905;愿意这着远远地看他,正如他站在窗边看她。

  大概是听到?#26494;?#21709;,他转过头,看见小丽。

  “吃饭吧,我刚做的。”小丽一边说着,一边摆放着桌上的盘子。

  “真不好意?#36857;?#24635;是这样麻烦你。”他显得有些过意不去。

  “?#30340;?#37324;去了,我们是邻?#21191;鎩?#25105;也是一个人,闷得慌,也就过来坐坐。但我可不?#24378;?#25163;而来的哦。一起?#22253;桑?#25105;?#19981;?#27809;吃呢!?#36924;?#23454;小丽是很乐意帮他的忙,也不为别的,只是愿意。

  ?#25300;?#22909;?#22987;?#22905;,有你这么一位如?#26494;?#29233;她的老公。”小丽喝了一口牛奶,淡淡地说。

  ?#25300;?#35273;得他其实是很爱你的。”他说。

  ?#25300;?#30693;道,那又能怎么样,我们后来还不是……”小丽深深地呼了口气,侧着脸注视着地面,?#25285;?#32536;分,没有了缘分,什么也没用,即使再爱也是枉然。”

  他听着小丽的话,在心里不只一次的咀嚼,越发觉得小丽这话是特意对他说的,她可能是在告诉他你们的缘分已尽。他不愿意是最后这样的结?#37073;?#20294;他也知?#28010;?#27809;有能力去改变这个结局。他总想去抓住什么不让它溜走,却只能一次次的看着它,像影子一样,一会儿就没了?#30333;佟?/P>

  “也许你说得对,没了缘分真的什么也没有。”他显得有点若有所悟。

  ?#25300;?#24819;告诉你一个秘密。”小丽低着头说。

  “什么?”

  ?#25300;摇?#22905;顿了顿,还是没敢抬头去看他,“她对我说她要你在她走后勇敢地去寻找?#32422;?#30340;另一幸福。”说完,便端起碗大口地扒了几口饭。

  “她真的这么说吗?”他平静地说。

  小丽微微地点了点头。

  这天,他照例打开他的邮箱,也照例?#24613;?#25226;那些垃圾邮件删掉,而这?#25442;兀?#25569;着鼠标的手却突然停了,停在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邮箱地址面前。他怀疑是他的眼睛花了,没看清楚,便使劲认清上面的每一个字母。没错,是她的,是她发来的。可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人知道她的邮箱密码。不可能,不可能的。难道是网络公司搞错了??#27426;?#26159;,?#27426;?#26159;的。他莫名的有些害怕,想干脆将它删掉,眼不见心不?#22330;?#20294;邮箱像有魔力一样,使鼠标不由自主的点击了它。页面弹了出来:

  亲爱的:

  你还好吗?#35838;?#22909;想你。当你收到这封mail的时候,我已是天堂上的人了。别担?#27169;?#36825;里的生活很好的,他们对我?#24049;?#22909;,都还挺照顾我的。

  昨天我去荡秋千了,就是我们小时侯常去的那地方。坐在上面摇啊摇的,总怀念有你在一旁推?#25671;?#20320;知道吗,那些花已经不见了,可能是没有人管理的?#20498;?#21543;。以前我们是多么的?#25285;?#20197;为可以永远陪在它们身边,不过,好在曾经我们永远它们的春秋冬夏。

  我实在是对不住你,把你一个人撇下就?#32422;?#36208;了。如果不是的话,我们是可以一起去荡秋千的。但已经是这样了,你要好好的爱护?#32422;海?#26377;什么事可以叫小丽帮忙。天气就要凉了,记着多穿件衣服。

  你最爱的他的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像决了提的河流,淹没了屏幕上的所以字迹。他再?#37096;?#21046;不住?#32422;?#30340;情绪,赶紧从电脑前逃离。那些字却还在那里面一闪一闪。

  一个星期后,他又收到她天堂发来的mail:

  我最爱的你:

  我要告诉你,上帝已经向?#21307;?#32461;了一门?#36164;攏?#25105;也答应了。别担?#27169;?#20182;会和你一样很爱很爱我的。你可不要?#28304;着丁?#36825;也是没有办法的。你不是说过只要我幸福你就快乐吗?#35838;?#23601;要有?#32422;?#30340;幸福了,你可要说话算话啊!笑一个吧,让我知道你还好。我可是看得见你的呀,昨天你?#27426;?#27809;叠被子。你也不要再牵挂我了,要去寻找?#32422;?#30340;幸福,寻找属于就的蓝月亮。

  我告诉你一个没可?#23478;?#30340;事:嫦娥终于接受了吴刚,但并不是说嫦娥就不再爱后羿。我问她,她说人间天上的,只要彼此记着,爱着,只要我的月亮不变色,只要还是蓝的,我相信我们的爱情可以永远。

  你最爱的我我没有把页面关掉,只是静静地坐着,看了好久。

  她走的那天,是小丽把他call回来的。他死命往回?#31232;?/P>

  她看见他回来,高兴地挤出了一丝笑容。

  他不知所措,一会儿摸摸她的头发,一会儿摸摸她消瘦的脸,一会儿紧抓她的手,一边?#24895;?#23567;丽赶紧叫医生。他努力想为她做点什么,却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象只没了头的苍蝇。

  “抱抱?#25671;!?#22905;的声音就像虫子发出来的。其实她已经是发不出横因来了,这都是他?#32422;?#30340;判?#31232;?/P>

  他伸过手去,将她轻轻地挽起。许多个日子的折磨,已经让她的身体就像豆腐一样柔软,稍微不小?#27169;?#20284;乎就会?#31995;簟?#30140;痛让她完全改变了她的容颜,也日夜摧残着他的心灵。他日益憔悴的脸庞告诉人们,他似乎再也经不住任何的打击。

  他轻轻到把她揽到怀里,亦如?#32972;?#20182;第一次抱她,闻着她女性特有的香气。他轻吻她的额头。他抱紧她,在她的耳根沙哑地?#25285;骸?#19981;要离开?#36965;?#22909;吗?”?#25300;?#20204;还有很多地方没去玩,我说过要带你去的。”“你记得?#19968;?#35201;给你摘蓝月亮啊。”……他用手?#27426;?#22320;抚摩着她的长发,曾经很秀丽的长发,是病魔让它变得像干枯的野草。他是如此的痛恨病魔,如果可以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把病魔给砍了。

  她的身体已越来越软,静静地瘫在他的怀里。他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到他怀里的世界正慢慢地萎缩,变小,他的理想和爱情都将随着这个世界一起消失。

  小丽早就离开了。整个屋子只有他俩相互紧紧地拥抱着,确切的?#25285;?#21482;有他抱着她,她已经失去拥抱他的能力。屋子像死一样的寂静,亦如在医院的病房里,而这一次,死神真的来了。

  他越来越紧到抱着她,泪水湿掉了她的肩膀。她用尽最后的力气,从喉咙里发出两个音。他听不清,他已经失去了辨别的能力,他就让她那样贪婪地躺在?#32422;?#24576;里,直到她挂着两?#26143;?#27882;微笑的离去。

  这晚小丽提着酒问他想不想喝,说是他们家藏了好几年的酒。他笑着说好啊。他们便坐了下来,三下五除二已酒过中旬。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小丽关于那些mail的事,但现在除了小丽,他不知道能说给谁听。于是他告诉小丽:

  “她发了mail给?#25671;!?/P>

  “哦。”小丽显得一点都不奇怪。

  “你不觉得奇怪吗?去了天堂的人还能给我们发mail?”他说。

  “不奇?#37073;?#37027;是有情人天堂的问候。”

  “你相信有天堂啊?”

  “相信!”

  后来他不知不觉就醉了,醉得一塌糊涂,趴在桌子上迷?#38498;?#31946;地就睡着了。小丽扛着他,跌跌撞撞地总算把他放到了床上。她为他脱了鞋,盖好被子。她?#24613;?#20851;灯的时候,瞥见床头上立着一个镜框,里面是他和她的照片:他们的额头碰在一起,他温柔地从上往下直视着她,她羞涩的做起了鬼?#22330;?#23567;丽转过身,轻轻地靠近他的身旁。

  天?#37027;?#22320;亮了,阳光透过窗?#20445;?#21464;成蓝色的,照在他的身上。他睁开?#38498;?#22320;眼,感觉身边有什么东西依偎着?#32422;海?#20182;看过去,竟是小丽,一丝不?#36965;?#21452;手搂着他的脖子。

  他慌了,赶紧起了床,穿好衣服。小丽醒了,静静地看着他。

  “你怎么……?#25671;?#20320;把衣服穿上,走吧。”说完,他走出?#26869;擰?/P>

  他来到她坟前,为她梳理着周围的杂草,擦着碑身。在她面前,无边的负罪感像乌云一样翻滚的袭来,他请求她原谅?#32422;骸?/P>

  他害怕见到小丽,小丽也不再来敲门。

  几天后,他又收到她的mail :

  亲爱的:

  我知道,你是寂寞的,天天想着一个死去了的人是不好的,这样子只能让你更快的衰老,我希望你年轻。别忘了,我在看着你呢!

  小丽是个不错的姑娘,她对我们家一直?#24049;?#22909;,但更重要的是,她爱你。那天她亲口对我说的。我不生气,?#20197;?#35845;你,我应该为你高兴,因为有这么一个人深爱着你。不要错过,错过了我会生你气的。

  你最爱的人这次,他异乎寻常的冷静,至少是在表面。他坐在屏幕前,吧嗒吧嗒地抽着烟。

  第二天,他又去看她,给她带来些她生前喜欢的花放在坟前,还有一条蓝色的?#21767;恚?#36731;轻地挂在墓碑上。

  他慢慢地收拾着行装,摘下她的遗像,小心翼翼地将它包好,然后平平?#20219;?#22320;放到行李包里,夹在衣服中间。?#32423;?#20572;下来,透过蓝色的窗?#20445;?#30475;看月亮,蓝色的,忧郁的月亮。

  他把门锁上,站在屋前,看了看屋子,他不知道?#32422;?#36824;会不会回来,也许会是永远。他看着屋前的那棵老梧桐,什么时候长过新叶,他已记不得了,好象从来就没长过。他看见小丽,穿着裙子,在秋风里轻轻地飘着。他们站在原地,互相看了看对方。最后,他打?#24179;┚郑?#31505;了笑,?#25285;骸?#20197;后看要麻烦你帮我看着家了,这是?#30733;住!?#35828;完,他把?#30733;?#25343;出来,走到小丽面前,把?#30733;?#25918;到她手里。

  “你什么时候回来?”

  “如果这梧桐长了新叶,也就是?#19968;?#26469;的时候。”

  他转过身,哗啦啦的拖着行李包,渐渐地远离梧桐,远离小屋,远离小丽。

  梧桐叉开枝桠,干枯地伸向天空,枝桠上挂着一个月亮,安静而纯洁的蓝月亮,蒙着一层神秘的忧伤。


哎。。。下次给你看看几篇散?#27169;?#37027;真的叫感人!
相关新闻
退出
会 搜
特别推荐
医学教育网医学书店
  • 名师编写
  • 凝聚要点
  • 针对性强
  • 覆盖面广
  • 解答详细
  • 质量可靠
  • 一书在手
  • 梦想成真
网络课堂
40多类,1000多门辅导课程

1、凡本网注明“来源:医学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医学教育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21767;印?#36716;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且必须注明“来源:医学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31245;?#20219;。

2、本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32479;?#22788;。对于本网刊载作?#39134;?#21450;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
  本网转载之作品,并不意味着认同该作品的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25945;濉?#32593;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自负法?#31245;?#20219;。

3、本网站欢迎积极投稿

4、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email protected]

电话:010-82311666

大乐透拖胆选计算器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地址 极速11选5官网计划软件 三明股票配资 陕西11选5 2013048福彩开奖号 a七星彩开奖历史记录 正规大型棋牌游戏 福彩3d大小奇偶走势图_彩吧助手 博远棋牌 天易棋牌 上海时时乐是不是官方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