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拖胆选计算器|大乐透11152|

医学教育网

切换栏目
当前位置:医学教育网  > 信息综合 > 医学网论坛 > 正文 RSS | 地图 | 最新

原来幸福是有声音的--[灌水乐园]

2005-09-12 19:21  来源:医学教育网    打印 | 收藏 |
字号

| |

  1 秦一,我失恋了

  ?#21307;?#24247;乔。秦一喜欢说我的容貌对不起我的名字,也让人误解。

  我和秦一?#26377;?#22312;一幢楼里住着,但不是青梅竹马,?#21483;?#26080;猜。像一切该顺理成章的事却没有结果一样。

  我和秦一是一对冤家。冤家的含义有两层:一是,我们经常在一起?#27426;?#26159;,在一起时经常吵嘴。

  ?#19968;?#25735;着小辫时?#32479;?#30528;嗓子隔着门叫秦一上学。?#30475;?#20182;总是衣冠不整的冲出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吼,康乔你牛啥,不就是把你家大母鸡调快了5分?#21360;?#31206;一总是把我可爱的珍珍小闹钟叫大母鸡,还一脸的不屑,让人莫名的生气。所以当我第一次知道“粗?#20303;?#36825;个词时就义无返顾的用在秦一身上。最过的一次是老师让我造句时,我义愤填膺的说,秦一是个粗俗的孩子,因为他叫我的珍珍大母鸡。老师和所有的孩子唏哩哗啦的笑了整整一个月,?#19968;?#20197;一大颗冰淇淋作代价心不?#26159;?#19981;愿的向秦一道歉。

  那时候天总是那么蓝,日子纯洁是像秦一干净的棉布衬衣,还泛着淡淡的洗衣水味。

  最让我们失去“?#21483;?#26080;猜”的里程碑是,秦一忽悠着大黑眼睛先把我的脸一览无余,再装作认真状,还不忘用手指着我眼睛下的一颗米粒大小的痣,用三姨婆的口气说,这孩子的这颗“泪垂”有不祥,长大后会死丈夫的。我听完后没顾上打骂秦一,一个人哭着跑回家,夕阳洒了一地,被我踩的乱七八糟支离破碎。?#19968;?#21457;誓我再也不理秦一。

  那年我8岁,秦一9岁,谁也不理解三姨婆的话,只知?#28010;?#19981;是什么好东西,我听了,还认真的哭,还发誓再不理秦一。

  但从家到学校的路那么长,我胆子又那么小,个子也那么不起眼,所以我离不开秦一。到后来发现人生的路也那么长,所以我们一直赖在一起,直到现在,我恋爱了和秦一说,失恋了也和秦一说。不管他嘴?#27465;?#20928;的笑是嘲讽还是不怀好意。和秦一在一起我有惯性。

  “秦一,我失恋了。”我?#27426;?#22768;色的用黑白色彩描述着我的忧伤。我的眼神木讷的掠过秦一的头,看见几片梧桐叶子从秋天的?#25104;?#21010;过有点血肉模糊的伤痛。

  秦一扒了几下手中的吉他,用DJ版的《分手快乐》来拨弄我的失恋,一副幸灾乐祸的丑恶嘴?#24120;?#36824;说又不是第一次。

  这一次我没有心情骂他,只是上下嘴唇不停的动,也不在乎秦一有没有听。

  唐乐,一个我用心爱了九个月零八天的男人。我对他的爱细致到可以清楚得?#26757;置?#35745;算。但在枫叶开始杂乱无章的坠落时,他让我离开,让我滚,这是在我和秦一吵的最厉害时秦一也不会说的话,唐乐,我最爱的人却这么说了,他还说他再不想看见我了。

  唐乐,一个宁可要车,也不买房的男人,我没有理由奢求他爱我多久。只是九个月零八天太突然了,突然到我忘记了呼吸,像只溺水的鱼。

  爱上唐乐很偶然,偶然到我都不知?#26469;?#20309;说起。秦一,你这种男人不会理解的。但偶然不能说明我爱的不认真。我喜欢唐乐写在?#25104;?#30340;随意,让人?#26434;桑?#21364;让我被束缚的离不开。我喜欢唐乐清晰的轮廓。我喜欢唐乐修长的手指触摸我?#30475;?#32908;肤时的温存与精致。我习惯和他一起喝不加糖的卡布其诺,瞪着眼睛?#21355;?#30340;看他嘴角飘零的笑。

  都说最深刻的思念是在?#24403;?#26102;还想念着对方,而最大的疏离莫过于亲密时还感觉彼此陌生。但,秦一,唐乐抱着我的时候居然叫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我打算放手了,这一次我没能全身而退,而是落了一身伤。

  我罗罗嗦嗦的说了一下午我和另一个男人的故事。窗外灯光渐次亮起的时候,我身体抽了一下。秦一递给我一杯雀巢,速溶的,像我和唐乐得爱情,速溶在花花绿绿的城市?#23567;?#36825;样的故事,一天不知道上演多少次。我的,只是其中最简单的一出,却让我感觉坠入了一个无底的山谷,骨头在岩石上?#30446;?#30896;碰,发出破裂的声音,直到血肉模糊。

  秦一,我失恋了。

  不知道是?#21307;?#30340;太卖力了,还是秦一听累了,不再唱DJ版的《分手快乐》了。说,康乔,改天秦一给你介绍一个比唐什么的好几百倍的。他固执的声音,坚定的让人自信。而我只喜欢唐乐,起码现在。

  2秦一,穷讲究

  以后的几个月,除了没空,秦一就陪我一条街,一条街的走。我们谁也不问去?#27169;?#29992;我的话就是那样很粗?#20303;?#25105;们兜?#24213;?#36716;,停停走走,没有具体的目的,漫无止境的走,在寂寞中寻?#39029;?#23454;。累了,就坐在路边沿休息,渴了,就在写着可口可乐的太阳伞下喝杯可乐。

  有时候,我总会想起直子和渡边在东京的大街小巷中游走。?#19978;В?#25105;不是直子,秦一也不是渡边。从他小时候说我有颗“泪垂”痣开始,我就这么认为。

  秦一,最憎恨我拉着他在小摊儿上吃东西。记得?#24184;?#27425;我死皮赖脸的让他请我吃火锅。在我的软?#24067;?#26045;下,他带我挑了一?#19968;顾?#36175;心悦目的地方。他一口未动,我却吃的面目狰狞。用他的话是,像?#28798;?#26725;最左端的那只雌狮子,面目可憎。

  秦一是学桥梁的,动?#27426;?#25226;我和桥联系在一起。为此,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去英国,看看康?#29275;?#20877;摄影,来证明我长的如何对不起名字。

  我拿着沾满羊肉的筷子,架在他干净的领口上,作杀人状,说为什么你不吃,是不是放了砒霜,报当年“粗?#20303;?#20043;仇。

  他用想去死的眼神,瞅了一眼脏兮兮的筷子,说他不习惯这种东西,嫌脏。我自觉没味,随口说了声,穷讲究。

  秦一,除了爱取笑我以外,唯一的缺点就是,穷讲究。我甚至叫他洁癖狂。他从不?#24066;?#25105;用他的杯子喝水。?#24184;?#27425;次我急冲冲的钻进他的屋子,拿起杯子就喝,他当场把杯子摔了。

  我?#26377;?#21644;秦一住同一幢楼,一块长大,一起上小学,中学,大学,尽管他学桥梁,我学中?#27169;?#20294;走同一个大门,不是青梅竹马,也可以说是血浓于水。但有时我感觉到距离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像一杯水他宁可把杯子打碎,也不和我喝同一杯水。

  秦一的床总是那么平整,还白的让人受不了。我曾经诅咒说,秦一的床像死人的?#24120;?#31354;虚,?#22253;祝?#23569;人烟。秦一最讨厌我搂着一大堆吃的(用他的话说是垃圾?#31216;罰?#19981;给他留?#24202;?#30340;余地,就摊在他床上,抱着漫画书,边?#24162;?#21507;,还不时的发出刺耳恐怖的狂笑,嘴角的食物渣?#27426;?#30340;洒了满床,渴了还扯着嗓子叫,秦一来杯咖?#21462;?#34429;然气愤,但他仍一副士可辱不可杀的悲壮蒙了一?#24120;?#26080;可奈何的用我?#28304;?#30340;多拉A梦卡通杯沏了一杯雀巢,自从和唐乐分手后,我不再喝卡布其诺。

  秦一这么听话的原因,大都是怕我用?#32431;?#21253;的鸡翅如天女散花般油星点点,空留余恨。

  和秦一一起时,淋漓尽致,肆无忌惮,从不患?#27809;?#22833;。?#26434;?#30340;像只溺水的鱼,不需要挣扎。

  秦一总说把我嫁出去,比再在长江上架一座桥还?#36873;?/P>

  3孔恪,一架?#20204;牛?#20294;不适合我

  “康乔,给你介绍个?#20449;笥选!?/P>

  不知道是秦一惧怕了我刺耳恐怖的笑声还是受不了天女散花似的油星点点,他?#24613;?#20026;我再在长江上建一座大桥。

  我眼睛都不抬一下,没吱声。自从和唐乐分手后,我习惯在不?#20064;?#26102;和秦一在一起,散的像一盘?#24120;?#19981;再在寂寞中挣扎,逆来顺受着生活的空缺,不打算再为谁伤?#27169;?#31616;简单单,像爬在秦一床上看漫画一样容?#36164;?#29616;。

  孔恪,?#26657;?5岁。就职于建筑研究院,背景家世出类?#23627;停?#26410;有恋爱经历……

  秦一,屁颠屁颠的念着,?#22534;?#26928;》在我手中颤了颤,我受不了他唐僧一样的罗嗦,随手拿起可爱的珍珍向他砸过去,珍珍擦着他刚好伸长的脖子,像被欺骗了,哗啦一下摔在地上,五脏六腑裸?#23545;?#31354;气?#23567;?#21644;我相濡以沫了多年的珍珍就在他的流言碎语中离我而去了。

  为了报负秦一,我决定漂漂亮亮的谈一次恋爱。

  风和日丽的早晨,阳光像只无头?#26434;?#19968;样撞地我满屋子都是,但还是没搅了我的清梦。我喜欢没事的时候腻在床上,可以整理一下自己的每根神经,不让它们太过执着而提前衰老。

  一阵震耳欲聋的贝多?#21307;?#21709;曲刺的我差点七孔出血,落得个人未醒,身已死。我恨恨的拿起手机,还没看,头就嗡的一下子大了,完了,孔恪,一定是他。昨天说好了今天9点见。我不无歉意的强打精神,?#20204;?#25152;未有的还算差强人意的声音说:“对不起,我的珍珍坏了。”

  孔恪的声音不算有磁性,但多少有几分成熟的味道,毕竟工作两年了。他说,没关系,现在才8点?#21360;?/P>

  他居然早到一小时。

  我不喜欢这种不守时的男人,明明说好9点,8点就到了,想?#22253;?#20160;么呀,不就说明了大把的青春不知道如?#20301;?#38669;。耗在等人上?害的?#19968;?#20687;偷了?#36824;?#23453;一样无奈。

  唉,我也无法继续了,只好无辜的起床。

  我喜欢被重视,?#20174;?#19981;喜欢男人如孔恪一样的做法。我虽然喜欢自己把男人摆在事业之前,却不想男人把女人排在事业之前。这也许是我天生的?#21592;?#27495;?#24433;伞?/P>

  孔恪比秦一矮20公分,大概重十公斤,轮廓没有秦一清晰,棱角不太?#32622;鰨?#30475;上去平平淡淡,一目了然的一个男人。最令人惊讶的是未曾谈过一次恋爱。过于干净的人生,有时显得很浅薄。这?#25191;?#27905;我有点不知所措,老感觉自己?#36335;?#21069;世今生,沧桑世故,无所不谙,和孔恪在一起我像一个情场老手,尽管只是?#20808;?#30495;真的爱过一次,受过一次伤,被人涮过一次,足以让自己成熟到满目疮痍。

  孔恪虽工作了两年却丝毫没?#24184;?#28857;世故,做事更达不到滴水不漏,甚至可以?#20204;?#37325;不分,语不择言来形容。第一次见面居然说想帮我找份离他近点的工作,好像我真已经是他什么人似的,幸好我这几年在跌跌撞撞的伤害中练就了铜?#25945;?#22721;一样的镇定,才没被当场倒?#23567;?/P>

  孔恪陪我看午夜场,孔恪请我吃?#31995;?#40481;,孔恪带我喝手磨咖啡,孔恪给我买宁子的《爱情不哭》。其实他并不喜欢看电影,也不喜欢喝咖?#21462;?#20854;实我所喜欢的这些他都不喜欢。他爱平平淡淡的生活,还有爱他的女人,在家给他做饭,?#20154;?#22238;家。他不需要情调,他很务实,却乐意和我一起穿梭在城市的灯红酒绿中耐心的掩饰着自己,心?#26159;?#24895;做着我所爱的一?#23567;?/P>

  孔恪总夸我聪明,漂?#31890;?#23545;生活充满自信。我一直活的醉生梦死,一塌糊涂,当我听到孔恪的这些话时我差点背过气去。不是孔恪在嘲笑我,而是我在自嘲。我这种秦一口中的尤物,却成为孔恪的极品。

  有的男人让我想奋不顾身的爱,有的男人让我想义无返顾的和他结婚。孔恪不属于任何一种,尽管是一架?#20204;擰?/P>

  我总是习惯爱着一个人生活,?#30475;?#21364;都爱?#27426;?#21512;适的人,总是爱着不爱自己的人,或被不爱的人爱着。

  我情不自禁的想到秦一。为此,我气愤不?#36873;?/P>

  4报复了秦一,我仍然不开心

  “秦一,秦一?#20445;?#25105;扯着嗓子吼着秦一。我把刚从便民超市搜回来的一大堆吃的摔在秦一洁白平整的床上,狠狠的踢掉鞋子,人也跟着东西爬上了床。

  秦一莫名其妙的瞅着我,一?#22330;?#20113;深不知处”的无?#32908;?#25105;一句话也不说,眼睛也不抬,又开始嘴角掉渣,天女散花,油星点点,一直吃到差?#27426;?#27668;消了,才说:“秦一,给你介绍个女朋?#36873;!?/P>

  我把一个长的实在是对不起人民群众的女同学介绍给秦一。秦一居然真的和她在网上聊的卿卿我我。

  我听见心在抗议。

  有好几天了,秦一果然没在我面前晃过。我竟感到莫名的失落。秦一,为什么和我不是青梅竹马,?#21483;?#26080;猜呢,为什么在任何地方别人都说我们俩很登对,但自始至终我们是哥们儿,还时时有祸起萧墙的隐?#32908;?/P>

  我越想越委屈,委屈到不再上秦一那张干净?#22253;?#30340;床。

  我以为我报复了秦一,就可以抽风一样的笑了,?#27426;?#25105;却更加不开?#27169;?#19981;知道是哪出了差错,偏差有多少。也许有20多年吧,从秦一第一次用三姨婆的话嘲笑我时起,我们已经错到无法收场。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收场,每个人的爱情都会?#19994;?#23427;的出口,也许相聚后,义无返顾的离开,会使彼此更精彩。

  5莉香的爱情

  秋天,树上开始零落的飘下几片叶的时候,我离开了和秦一一起长大的城?#26657;?#21435;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远到我以为可以不再想他嘴角挂着的或嘲讽或不屑的笑。

  我总是想起莉香的爱情,感觉似乎有点不谋而合:爱到最深处时,离开。

  在别人的城市?#24651;?#20102;几个月的心情,却异常清晰的明白了为什么失恋了,恋爱了都赖在秦一床上,跟他深一句浅一句的说,还张?#29282;?#29226;的哭。因为我一直觉得,疼我应该是秦一的责任。

  我一直坚信曾被天女散花,油星点点污染的那张床应该是我和秦一共有的?#25735;?#21364;始终干净?#22253;住?/P>

  都说只有理?#20052;?#37266;时,还能放心去爱的感情,才是值得永久珍藏的幸福。而我清醒时的爱情却不属于我。

  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爱着秦一,只是从不敢面对,从他第一次说我长的对不起我的名字时开始,从未停止过。我奋不顾身爱的那个男人,只因为他嘴角挂着的那抹笑像极了秦一。我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爱,也只因为秦一没有?#31895;破貳?/P>

  空旷的城市像个巨大的游乐场,我像唯一一个找不到自?#21644;?#20855;的孩子,哭着,闹着,最后到没有力气了。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竟涂满了我思念秦一的?#19976;?#24456;浓很浓。《红磨房》里的经典?#22253;?#35828;:世间最美的事,莫过于爱一个人,能够得到对方以同等的爱回报。我?#35980;?#21040;秦一以同等的爱回报,我只能在没有秦一的城?#24184;?#20010;人带着没框的大号风镜不停的游走。走完一条街,转向另一条,害怕停下来的时候,秦一会出现。他稀稀落落的那抹?#21916;?#30340;笑挂在嘴边,嘲讽的说,康乔给你介绍个?#20449;笥选?#25110;是眼神中?#32423;?#33633;着颇为难得的忧伤,望着远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弹掉了一截烟灰,清楚的轮廓在烟雾?#24742;?#20013;忽隐忽现,最后离我很远很远。

  无论我走多远的路,我穿多厚的衣服,戴多大的风镜,我的心中始终都有秦一,什么都隔离不了我对他的思念。只是秦一不知道康乔的存在和离开只为了一个他这样的男人。

  总是在跌跌撞撞的走了很多路以后才明白,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就像这次我无法让秦一爱上我一样。

  6我们永远不合拍

  ?#19968;?#26469;时,秦一走了。我们永远不合拍。

  秦一给我丢下了一封信,还有他为我修好的珍珍和一只蝴蝶标?#23613;?#29645;珍是在我很小的时候以蝴蝶标本为代价向秦一换来的。这么多年了,蝴蝶标本还完美无缺。

  秦一说,康乔宝贝儿,一直爱你。从你扎着?#25945;?#23567;辫,到你离开,我从为停止过。所有的潮湿与干枯,只为一个长“泪垂”痣的长不大的小女孩儿。

  秦一说,唐乐,孔恪,都是他精心为我?#25165;?#30340;,因为他知道康乔最害怕天黑,最害怕没人陪,但最后却都伤害了康乔,虽然程度不一。他说他始终掌握不了我幸福的方向,像他始终掌握不了他的命运一样。他说,康乔?#32431;?#30340;时候他陪康乔一起?#32431;啵?#20182;嘴角那抹稀稀落落是嘲笑,只是想掩饰他爱康乔的认真。康乔的?#32431;?#20182;明了,而他的?#32431;?#24247;乔永远看不见。

  秦一说,他也想和我一家一家的把大街小巷的特色?#39034;员椋?#20294;他的?#25105;?#32463;?#19981;?#20102;,不像他的心那么柔软,那么潮湿。他只能放我一个人面目狰狞的吃,像他不可以陪着我一起老去一样的残忍,其实?#30475;?#35828;着言不由衷的话时,他的心一次一次的沦陷。

  秦一说,他害怕他离开后,没有人听我刺耳恐怖的笑,没有人用多拉A梦给我沏咖啡,没有人乐意?#27605;?#27905;白干净的床给我糟蹋。他还说,没有爱情的生命索然无味,没有生命的爱情空留伤悲,所以他宁可自己索然无味的活着,也不让我留有任何伤悲。

  秦一说,?#30475;?#30475;到我面目狰狞的撇着嘴?#32479;杂?#33125;油腻的东西时,虽然胃里有翻江倒海的恶?#27169;?#20294;心里却有幸福的甜蜜在?#27426;?#30340;碰撞,发出滋滋的爆破声。其实幸福是有声音的,一直在他身边,像康乔随意的狂吼一样简单……

  我一个人的时候经常会听见秦一在我耳边絮絮叨叨的说,轻轻淡淡的耳语让我在心痛中?#21862;?#30528;甜蜜。他们说我有听觉?#20064;?#20854;?#30340;?#26159;幸福的落下的声音,我和秦一的有关幸福的默契。

  秦一,终是走了,不会因为我害怕没人陪而停留,也不会因为爱我很深很深就可以抵抗注定的分离,更不会因为心很柔软肝就不会?#19981;?#20182;走的悄无声息,慌慌张?#29275;一?#27809;有嗅到他干净棉布衬衣?#31995;?#28129;的洗衣水味时,就离开了。

  但我感觉到秦一一直在我身边,陪我一起叹息,一起流泪,一起走很长很长的路,还来不及放弃时,他已经拥我在怀里了,尽管只是一?#21482;?#35273;,但足以让我倾听到幸福的声音了。

  没有秦一的日子,我不在拒绝长大,我迅速的成熟。两年以后,?#21307;?#23130;了,再后来我有了自己的孩子,起名秦一,会说的第一句话是:幸福是有声音的。

  想秦一的时候总会流泪,流泪的时候总会听到幸福的声音,滋滋的甜蜜。


相关新闻
会 搜
特别推荐
医学教育网医学书店
  • 名师编写
  • 凝聚要点
  • 针对性强
  • 覆盖面广
  • 解答详细
  • 质量可靠
  • 一书在手
  • 梦想成真
网络课堂
40多类,1000多门辅导课程

1、?#33046;?#32593;注明“来源:医学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医学教育网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31859;?#36733;、?#21767;印?#36716;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的,应在授权?#27573;?#20869;使用,且必须注明“来源:医学教育网?#34180;?#36829;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本网站联系,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28304;?#29702;。
  本网转载之作品,并不意味着认同该作品的观点或真实性。如其他?#25945;濉?#32593;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与著作权人联系,并?#24895;?#27861;律责任。

3、本网站欢迎积极投稿

4、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email protected]

电话:010-82311666

大乐透拖胆选计算器
黑龙江11选5万能码 微信买彩票 七星彩走势图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澳洲幸运10官方开奖网站 南京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赛车官方苹果手机 中国竞彩网 今天股票指数 西安市福彩中心主任